国产无遮挡激烈床震视频

<legend id="zpgss"><optgroup id="zpgss"><video id="zpgss"></video></optgroup></legend>
<button id="zpgss"></button>
    1. 剛剛更新: 〔重生之全球首富〕〔一劍吞鴻〕〔虎夫〕〔神級插班生〕〔喪尸絕城〕〔仙王奶爸〕〔不滅武尊〕〔穿越1480之新世界〕〔灰燼領主〕〔世界首富之我是股〕〔渡劫之王〕〔星環使命〕〔溫柔的背叛〕〔在乃木坂找爹的日〕〔全能金屬職業者〕〔王者榮耀之最強路〕〔男人三十〕〔我締造了文娛盛世〕〔穿越者縱橫動漫世〕〔地球人實在太兇猛
      鳳凰書城      小說目錄      搜索
      潛龍之時 第二十章 第三天比賽前的小前奏
          ..,最快更新!

          今天已經是比賽第三天,據官網上的隊伍已經只剩下了八隊,而今天只會剩下六隊。

          昨天b組出線的有:“”,“默聲”,“影獅”,“白魔之光”。

          時間是8點20分,離第一場比賽“黑玉英”對戰“食堂飯菜太難吃”還早得很,此刻影獅小隊的全員在第十三場地外討論著第二輪的比賽機制和第四天將會派誰上場。

          第二輪的比賽并不會影響比賽的項目,則是將兩人的異獸獵殺增添到了四人,2v2的攻守戰增加到了4v4,4v4的遭遇戰則依舊是4v4。只是有些觀眾認為后兩個沒什么區別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攻守戰的性質是兩方都會收到各自的任務,根據任務完成度來給予評分,更考驗團隊對于所給任務的分析能力和臨時戰術的布置,很明顯第一輪的攻防戰沒有到達這個兩個目標(因為軍校認為第一場沒有太大必要進行悉心布置)但根據慣例,第二輪開始的比賽進行加入各自隨機因素并且沒有一場攻防戰在大致相同的區域和大致打斷了。

          “你真的當言印是神人啊,三場全部上場!庇噱a大聲地嚷嚷著。

          1到20號場地除了他們以外空空蕩蕩,因此余錫的聲音顯得有些大了。

          “我是無所。。!毖杂“刖湓掃未說,巴洛就開口了。

          “其他三個隊伍我們哪個都不好打,你又不是沒有看見,我們的優勢就是第一場和第二場。第一場言印,你,我,那個。。。那個,啊,對,還有伊薩斯四個上個獵獸者的人必須全部上場。第二場的話也要看我們是攻方還是守方,決定了是言印上場還是張野上場?蛇@第三場的話,嵐曼和瀾莎是固定的,那么可以選擇的只有我,言印,諾心,張野已經四個人!卑吐褰o余錫耐心地解釋著自己的想法。

          “三個,我就不參加了!

          “別啊,上次其實不怪你,言印你看看!庇噱a看著坐在長椅上有些頹廢的張野。

          “張野,其實沒有必要這樣!敝Z心雖然平時一直揍這個犯賤的小子,但實際上諾心認識張野的時間比言印長不止一星半點。

          “不,這就是我的錯,是我的能力太差,意志力還那么差,是我。。?雌饋磉@里似乎暫時沒有我的事情了,我先回去訓練了!睆堃奥朴频卣玖似饋。

          “站!張野!你這算什么?哪有一個軍校學子的樣子!你現在的模樣和那些在衛城的流浪漢有什么區別”巴洛呵斥著他。

          “沒什么。我只是覺得是我不夠努力,若是我再努力一把也不會這樣。還有一整套訓練我還要做,先走了!

          巴洛看著張野背影,其實也沒有特別在意,他也并不相信就昨天言印的那幾句話能讓張野這個小子難受好幾天,不過他表現出的頹廢正是讓巴洛呵斥他的原因。

          張野不錯的狙擊能力再加上更不錯的感知力實際上并沒有他自己說得那么差勁,但狙擊這個上限和下限都無法預測的位置極為需要個人能力,身為被敵方惦記的第一重點人物,它所能給敵方造成巨大擾亂和傷害的同時也更加需要極強的意識。身為狙擊手的張野未必就需要強悍的近身格斗能力,一個神出鬼沒的狙擊手必然更加具有威脅,而想要成為這類就必須在大量的訓練和實戰后才能掌握部分,然而想要掌握全部,只能說看天賦了。

          “隊長,張野他。。!庇噱a

          “暫時先他去吧,晚上我和他聊聊,大概面子上過不去,實在不行,過個幾天不理他也就屁顛屁顛回來了。所以言印。。!

          “不如讓諾心姐和言印打一場嘛,諾心姐不是一直在宿舍想著遲早有一天要向言印復仇的嘛!睘懮灾鴱男≠u部買來的冷飲說著。

          “嗯?呃。這。。!卑吐蹇戳艘荒槦o所謂的言印和殺氣逐漸上升的諾心感覺有些尷尬。

          嵐曼腳步輕移,湊近了瀾莎,笑著小聲地說著,“小壞蛋~”

          。。。。。。。。。。。。。。。。。。。。。。。。。。。。。。。。。。。。。。。。。。。。。。。。。。。。

          “三”

          “等等,你的戰斗服吶?”

          “沒帶,不過我也不需要!币槐褐鉂傻募儼罪w刀刀背藍光一閃從右腿外側第一列自動彈了出來,輕巧地繞著帶著手套右手飛了一圈后被緊緊握住。

          “你!”諾心猛地跺腳,那日的屈辱她可從未忘記,即使她后來代替了言印的位置,但終究也只是暫時讓她享受著s級學生的待遇,還是得靠自己花了一個暑假的時間和繁瑣的程序才考上這里。

          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仿佛那氣息的溫度如同吐出火焰。

          一步踏出,倒握著其中一柄登山鎬甩動了起來。

          這才有意思。

          言印嘴角泛起了一絲微笑,然后飛刀瞬間被甩向諾心。

          看似隨意地甩動著登山鎬,卻輕而易舉地將飛刀彈飛,而接下來迎來的就是言印的一記鞭腿。左手抬起格擋,突然言印左腿上的飛刀全部彈出將那記鞭腿的速度提上了一個檔次,直接將諾心抽飛在空中。

          可現在的諾心早已比之前強上了不止一個檔次,雖然人被抽飛在半空中,而手中的登山鎬早已經化為了那一輪絢麗奪目的藍圈襲向言印。

          兩枚飛刀從言印手上彈射而出,將藍圈的軌跡微微偏轉,就使它與言印擦身而過。

          還是那么輕松,還是那么屈辱,觀眾可比上次多了不止一個。

          左手手臂發麻且一時間一點力氣都沒了,這一腿的力道讓諾心無話可說,一絲火氣都發不出來。

          “告訴我,你這次,有沒有認真!敝Z心站起來身來,經過言印身邊,說著。

          “比打隊長那次認真多了!毖杂∥⑽阮^避開諾心的視線說著。

          但這可是真話。

          。。。。。。。。。。。。。。。。。。。。。。。。。。。。。。。。。。。。。。。。。。。。。。。。。

          “我去,這世上竟然真的有能讓這個噴火器犯潮的人啊!币了_斯一臉震驚地戳了戳余錫,不過接下來幾秒表情的轉化更像是欣喜若狂,“不行,言印喜歡吃什么,今天中飯我包了,我要討教一下!

          “我,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其實沒見過他們兩個打過啊!庇噱a也懵了一臉,不過再一想似乎在他印象中只有那個“黑玉英”的隊長才和言印交手過后還能站著喊出認輸。

          差點忘了,還有隊長,可能。

          想到這里,余錫對那天言印和巴洛的戰斗有些好奇起來。

          倒是其他幾個人頗為淡定,尤其是巴洛。

          他這么想著,然后走進訓練場記錄數據。

          就在這時,“黑玉英”的全體隊員從禮會大廳的正門走上了大道,順著大道轉個彎就看到了“影獅”全隊成員。

          “這不是你昔日的戰友嗎?納斯?果然比昨天在大屏幕上看到的更垃圾!弊笄鹪磳⒁涣K谙闾侨幼炖。

          “閉嘴!”納斯腳步一頓,指著左丘源“能不那么嘲諷?吃了糖的嘴巴還是那么不。。!

          “怎么?昨天和我訓練的還不夠嗎?呵!弊笄鹪磳⒓{斯的食指硬生生掰了回去。

          “哥!走啦!弊笄鸷雅ゎ^說著,“再不走隊長生氣了!苯又运缈床灰姷慕嵌冉o予納斯一個小小的微笑。

          左丘源拍了拍納斯握緊的拳頭,不屑地笑了聲才慢慢跟上了隊伍。

          納斯緊緊握著拳頭,遙望了13號場地一眼

          兩邊的小劇場都引起了兩邊隊長的注意。

          “你好!”巴洛微笑對著過路的鏡若櫻微微鞠躬施禮,反倒是讓本想不予理睬的鏡若櫻停下了腳步,也施以還禮。

          “你好!看上去你們還在訓練的樣子!辩R若櫻在禮會大廳里就走注意到了訓練場里那兩人的戰斗。

          “算不上,主要是在決定明天的出場名額!

          “名額?恐怕在我看來那個白頭發的估計要連續上三場了吧,除非你們的對手是,‘白魔之光’否則希望不大!

          巴洛的微笑有些僵硬,身后壯碩的伊薩斯挺著胸膛靠了過來。

          “我有說錯什么話么?”輕描淡寫地一句反問將巴洛心里那一小竄火苗瞬間勾旺。

          “錯大發了咯,冰塊!”伊薩斯踏前一步搶先說著,巴洛并沒有任何阻攔的意思。

          “喲喲,看看昨天在賽場上叫得最浪的小娘們,現在怎么就硬氣起來了吶!弊笄鹪催在11號場地處就大聲叫了起來,不屑兩個大字寫滿了臉上,倒是把走在旁邊的莎麗娜給嚇了一跳。

          “你!”伊薩斯眼看就要沖了出去這才被巴洛拽了回來,“找削!”

          “來!”左丘源挑釁著,“嘶,我忘了,你那嗓子中氣真足,我可不敢揍你,怕聾!

          不合時宜的說笑聲從身邊13號訓練場前的長椅上傳來。

          “這味道,不錯,不錯!”

          這異常熟悉的聲音一出,鏡若櫻就有了崩盤的預感。

          “小賣部最近還賣這個?之前盛夏的時候也不肯賣,嗯~好吃!眲P蒂抱著她那把橙紅刀鞘的武士刀,只是似乎刀鞘上有了深紅的電子紋路,就連刀柄有了一些細微的機械改變,而這次一只布偶小狗當作刀配掛在刀柄尾部。

          “不要吃那么快啦!這里還有好幾杯,我和嵐曼又搞定不了那么多。慢點啦!等會你不還有比賽嘛!”瀾莎微微笑著說。

          凱蒂嘻嘻地笑了笑,轉頭對著坐著理著裙擺的顏墨黎說著,搖晃著手上那個冷飲,“墨黎,要不要來點!

          “我可不想套著近乎,吃著陌生人的東西,還把我母親給我新寄來的裙子給弄臟了!鳖伳鑳H僅冷冷地看了一眼,然后繼續順著著她那黑白的裙邊慢慢整理。

          莎麗娜踩著輕快的步伐走到了鏡若櫻身邊,佯裝悲傷地小小嘆了口氣,拍了拍她的肩膀

          “嘶~”凱蒂猛地吃了一大口,冰爽的感覺直沖大腦,“龍果味,這酸甜的味道!

          莎麗娜和顏墨黎的手幾乎同時懸在半空中,龍果這兩個字一時間霸占整個腦海。

          顏墨黎幾乎是顫抖著雙手繼續理著裙擺;莎麗娜尷尬地笑了笑,才踏出一步,結果就被鏡若櫻一把拉了回來。

          “硬撐什么?”凱蒂沖瀾莎眨了眨眼睛,接著瀾莎會意拿了一杯冷飲品給凱蒂,凱蒂立刻就塞給了顏墨黎,“哼哼,兩個多月了,我還不知道你!

          顏墨黎看著手中那杯冷飲品一時間話都說不出了。

          “不至于吧~”凱蒂在她面前揮了揮手,以為她都感動地哭了。

          “你這是打算讓我用手挖么?”

          顏墨黎輕輕地說著,有點無奈,有點害羞,還有些尷尬。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撈尸生涯〕〔全球災變:我的武〕〔灰燼領主〕〔靈境行者〕〔斗神狂飆〕〔我的師父什么都懂〕〔道詭異仙〕〔這游戲也太真實了〕〔白骨大圣〕〔蠱真人之行天下〕〔國民法醫〕〔光明壁壘〕〔左道狂神〕〔我有一身被動技〕〔鎮妖博物館
        sitemap
      国产无遮挡激烈床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