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无遮挡激烈床震视频

<legend id="zpgss"><optgroup id="zpgss"><video id="zpgss"></video></optgroup></legend>
<button id="zpgss"></button>
    1. 剛剛更新: 〔重生之全球首富〕〔一劍吞鴻〕〔虎夫〕〔神級插班生〕〔喪尸絕城〕〔仙王奶爸〕〔不滅武尊〕〔穿越1480之新世界〕〔灰燼領主〕〔世界首富之我是股〕〔渡劫之王〕〔星環使命〕〔溫柔的背叛〕〔在乃木坂找爹的日〕〔全能金屬職業者〕〔王者榮耀之最強路〕〔男人三十〕〔我締造了文娛盛世〕〔穿越者縱橫動漫世〕〔地球人實在太兇猛
      鳳凰書城      小說目錄      搜索
      潛龍之時 第二十七章 離去
          ..,最快更新!

          言印上半身赤裸著躺在手術臺上,一個一個吸盤貼在他的胸口,連接著周圍一堆的精密儀器中,一個老頭在儀器邊上忙碌著,房間里不熱,但是他頭上的汗都是像是待在桑拿房一樣,納先生坐在一旁若無其事看著報紙。

          “怎么回事?這是怎么回事?我的推論不可能錯誤的!他的傷確應該已經好了,可是。。!崩项^推了推他的眼睛,然后狠狠地抓著他為數不多的頭發。

          “別和我講你的理論!現實就是,言印現在傷勢還沒好,除了基本的生活動作以外,其他的劇烈活動根本無法進行!奔{先生翻了一頁報紙,繼續說道:“你看他,人家頭發都白了,你看你,雖然被那玩意兒擊中是挺重的,但是你連這個非致命傷都醫治不好!

          言印坐了起來,身上的吸盤一一脫落下來。

          “言印你真的決定了么?”納先生放下報紙,緊緊地盯著他。

          “是的,我要去外面找紫月草!毖杂↑c了點頭。

          “這是沒有意義的事情你知道嗎?紫月草在什么地方我已經和你說過了!奔{先生站起身來,走進了言印的手術臺!吧踔量赡軄G掉性命,而且空手無歸,即使是我也。。。!

          “我明白!毖杂〈驍嗔怂脑,抬起頭,直盯著他的眼睛!拔腋用靼孜易约旱膫,要知道,中等軍校不會接受一個傷員,哪怕是一個重點學校的s級,或者說是一個曾經的s級,話說,我的位置已經被諾心頂替掉了吧!

          納先生沉默了幾秒。

          “要知道,你參加過這場戰斗!

          “那,我也是因此而負傷的!

          “你有過這個榮譽,并且你仍舊是那個小隊的一員!

          “和一個廢人說榮耀那對廢人來說就是恥辱,一個廢人待在一個健全的小隊里那對小隊來說就是累贅!

          “好!我不攔你!這個狀態連半基因化犬的打不過的人,竟然想要去采紫月草?梢!我不攔你去送死!

          “呵。。。多謝!

          “接著!奔{先生突然拋給言印一個徽章。

          言印伸手想要接住,但是徽章從手腕滑落掉在膝蓋,他慢慢地拿起徽章,仔細地看著。

          那是金邊的徽章,黑色背景上有一把白色的劍,劍尖還在滴著黑血,它綻放出白色的光芒把周圍的黑暗逼退,像是一個審判之劍。

          “‘審判者’?”言印看著徽章問道。

          “沒有‘獵殺者’工會的小隊徽章你能出去?”納先生反問道。

          納先生像是不愿意繼續待下去,說完就走了出去,小老頭也跟著一起出去了。

          言印站起身,穿上褐色大衣,戴上鴨舌帽將他的白色頭發遮蓋住,然后回寢室整理行李了。

          寒假還未結束,校內依舊沒有什么人。

          還是中午,大致才一點左右。

          半個小時后,言印提著一個小行李箱和一個大的手拉箱站在校門口。

          很快,一輛豪華的黑色跑車就開到了校門口,布克走了下來。

          “讓少爺久等了!辈伎松焓譁蕚浣酉滦欣。

          “你慢了將近15分鐘!毖杂“炎笫值拇笫掷溥f給布克。繼續說道:“那天我和你說的東西帶了沒!

          “在車里!

          “拿出來。我直接走了”

          “要不要,布克送少爺去!

          “不用!

          “少爺,您真的要去嗎?”

          言印抬起頭看了看它,然后毫不留情地吐出了一個字。

          “是!

          布克打開后備箱從里面取出了一個鼓鼓的旅行包,然后遞給言印。

          言印接過來,馬上背上那個挺適合他的黑色旅行包,徑直走了。

          而在校長室,校長從身后的落地窗看著這一幕。

          “你覺得他真的是去才紫月草么?”校長開口問著他身后的納先生。

          “十分之二的概率!奔{先生恭敬地回答道。

          “哦?為什么?”

          “恕我直言,他比巴洛,也就是您的孫子,更強,更有智慧,更具有判斷的能力,但是在這件事情上,他顯得像個飛蛾撲火的傻子!

          “那你認為他是去干嗎?”校長笑著轉過身來看著納先生。

          “恐怕我想的和您想的一樣!

          “但是你沒有權限知道那個東西!毙iL嘆了口氣!案鶕Y料上寫的,我猜想凡是出來的人不會有人還想回去,不過我們稱他們為瘋子也不是沒有緣由,而且,他還是個孩子,就不要把他以大人的思路代入了!

          “如果他真的像個孩子,我即使是綁也要阻止他出去!

          “對了!8號機怎么樣了!毙iL突然問道。

          “言教授說。。。他會好好完成她的!奔{先生臉色變化。

          校長嘆了口氣,嘴里不停地嘀咕著什么。

          當時針指向三點,言印仍就向著外城墻慢慢悠悠地走著。

          “獵殺者”公會實際上并不顯眼,但是卻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唯有“獵殺者”才能通過特殊的通道來往于外界和城市,而當今生物基因變異后,無論是動物還是植物對人的好處非比尋常。

          一個小時后,言印站在了“獵殺者”工會的建筑的門前。

          “這。。!毖杂∪〕隽艘粡埖貓D,仔細地端詳起來,然后在看了看眼前的建筑。

          “這真的不是咖啡店么!毖杂∮悬c愣住了。

          言印身前的建筑簡直和咖啡店如出一轍,但是大小至少比一家咖啡店大不知道多少,要不是上面招牌寫的是“獵殺者”三個明顯的大字,否則言印絕對連進去的想法都沒有。

          言印伸手推開門,走進了“獵殺者”工會,里面真的和咖啡店一模一樣,人不算多,但是如果作為一個店家來說,門面也不算冷清。

          一位侍者模樣的人當看見言印走了進來后,便一臉微笑地迎了上去,他走到言印身邊,彎下腰,在言印的耳邊輕輕地說著:“這里,可不是小孩該來的地方!

          “我有徽章!毖杂±淅涞鼗亓司。

          “徽章?”侍者愣了下,然后直起身子笑著說:“過家家的徽章可是沒有用的哦,你要在不走,我只好親自送你出去了!

          言印沒有回答他,他輕輕放下旅行包,將小行李包斜靠在它旁邊,然后轉身狠踢向侍者的膝關節內側。

          侍者反應很快,向后小跳了一步,接著右腿也同時迎了上去。

          言印第一擊擊空后并沒有接住侍者攻擊打算,而是索性向后一個空翻拉開距離,他右手一甩,將什么東西甩向了侍者的臉部。

          侍者下意識地停下攻擊,用手接住了那個玩意兒。

          “‘審判者’?”侍者看了眼手中的東西,然后恭敬地問道。

          “說明你沒瞎嘛!毖杂±讼滤拿弊。

          兩人的動作早就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但是只是冷冷地看著。

          “既然您是‘獵殺者’工會一員,那么您要不要喝一杯,還是為您的同伴尋找合適的懸賞任務?”侍者拍了幾下衣服,將手中的東西遞還給言印,然后畢恭畢敬地問道。

          “我要出去!毖杂〉穆曇粼谶@諾大的“咖啡店”里回蕩,大多數人靜了下來,眼神怪異地望向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

          “等。。。等下,我沒聽清!笔陶弑砬橛悬c僵住了,他掏了掏耳朵,以為是自己幻聽了。

          “呵,眼睛不瞎,耳朵倒是聾!毖杂〕爸S了句。

          “您真的要出去?”

          “難道要我一字一字地在你耳邊說你才能懂?”

          “可是。。!

          “現在是危險期,我知道!

          侍者有點呆滯,畢竟所謂“危險期”,可是“新人殺手”,他嘆了口氣。

          “在下沒有權利左右‘獵殺者’工會成員的決定,可是您只有一個人。。!

          “怎么?規定有寫不行么?”

          “好吧,跟我走!

          侍者轉身帶領著言印走向咖啡店里面。

          這時言印才看清楚在里面的白色墻上,全是一張張懸賞公告,不論是要求拔幾株特殊的小草,還是一些變異怪物的器官,應有盡有,更吸引人的是下面那一串長長的數字。

          白色墻的中央有一個門,準確點來說像是個長方形的大洞。

          “這是入口?”言印問道

          “不,不是入口,但是要是以入口這個詞的含義理解的話,可能它也算是!笔陶哳D了頓,接著說:“進入這個‘洞’,筆直向下走,最深處有個深藍色的電磁電梯,你乘著電梯向上以后就是出口!

          言印點了點頭,走進那個“入口”,剛踏入一步,背后那個侍者傳來一句話。

          “當心點,刑城只有一個出口,那個便是我們唯一的出口,全刑城的生物都知道,即使是怪物!

          言印心中一緊,但是腳步沒有減緩。

          這條有點昏暗的通道筆直向下走了將近20多分鐘后終于來到了那個深藍色電梯的地方。

          言印突然右手狠狠地捂著自己的胸口,一口血再次吐了出來。

          這莫名其妙地吐血讓他不由地擔心起來。

          “不行。。。我的身體絕對出點問題,雖然得到了特殊的能力,但是原能力強化的身體一點也無法動用,絕對的得不償失!

          言印用衣袖擦了擦嘴巴的血,便走進了電梯。

          電梯速度很快,也很舒服。

          “五秒后電梯到達地面,十秒后電梯打開,請您準備好!

          言印脫掉外衣,露出里面的戰斗服,他打開小行李箱,取出月斬和臂弩以及弩箭。

          “三,二,一,開!毖杂⌒睦锬瑪抵。

          電梯門緩緩打開,言印突然有一種極為不詳的預感。

          一雙雙血紅的眼睛透過電梯緩緩打開的門縫隙徑直射在他的臉上。

          “該死,我就說,傻子才去取紫月草,現在,這種情況還不如讓我去采紫月草!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撈尸生涯〕〔全球災變:我的武〕〔灰燼領主〕〔靈境行者〕〔斗神狂飆〕〔我的師父什么都懂〕〔道詭異仙〕〔這游戲也太真實了〕〔白骨大圣〕〔蠱真人之行天下〕〔國民法醫〕〔光明壁壘〕〔左道狂神〕〔我有一身被動技〕〔鎮妖博物館
        sitemap
      国产无遮挡激烈床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