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无遮挡激烈床震视频

<legend id="zpgss"><optgroup id="zpgss"><video id="zpgss"></video></optgroup></legend>
<button id="zpgss"></button>
    1. 剛剛更新: 〔蓋世神醫〕〔重生之全球首富〕〔一劍吞鴻〕〔虎夫〕〔神級插班生〕〔喪尸絕城〕〔仙王奶爸〕〔不滅武尊〕〔穿越1480之新世界〕〔灰燼領主〕〔世界首富之我是股〕〔渡劫之王〕〔星環使命〕〔溫柔的背叛〕〔在乃木坂找爹的日〕〔全能金屬職業者〕〔王者榮耀之最強路〕〔男人三十〕〔我締造了文娛盛世〕〔穿越者縱橫動漫世
      鳳凰書城      小說目錄      搜索
      潛龍之時 第二章 來自刑城的消息
          ..,最快更新!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y:none;visility:hidden;}

          客廳微微有空曠,大概是因為只有沙發和茶幾還有正對的沙發的顯示屏,這三樣東西的緣故。

          “什么?布克你再說一遍!”原本正在茶幾啃著水果的言印聽見了布克帶來的消息直接拍案而起,差點把肩上的小家伙也震了下來。

          “少爺,不要激動,老爺并沒有出事!辈伎说ǖ卣f著,電子音的微微變化似乎是在調整語氣安慰言印。

          “沒出事?刑城的中央塔哪都不炸,怎么就炸他那層?”言印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失態,重新坐了下來。

          “老爺的命倒沒事,但是老爺說他的心血貌似丟了一部分!辈伎藫炱鹆吮谎杂∷﹂_的紅色水果

          “會有人看上他的研究?一個武器專家的ai發研報告?一個上網只會看新聞的家伙?呵。。!毖杂∮謴牟鑾咨夏昧艘粋紅色水果

          布克沒有說話,從廚房拿出了塊抹布擦著地面水果留下的污漬。

          “這是一個月前的消息對吧,刑城方面有什么結果么?”言印微微停頓了一下,問著。

          “暫時還沒有,雖然已經派出特殊人員去檢查現場,但是仍舊不知道什么時候在外部放下的炸彈以及甚至造成的內部結構的連環爆炸,更沒有發現除了老爺以外的指紋!辈伎嘶貞。

          “這辦事的效率簡直就是笑話,刑城封鎖了?”嘲諷地笑了聲,再次啃了口水果。

          “嗯!

          “那你怎么出來的?”言印一頓,疑惑地看著布克。

          “在發生意外之前就出來了,所以刑城的家具還沒有送過來!辈伎嘶嘏P室,在沒有充氣的“硬”床上捧起疊得整整齊齊的中等軍校提前發下的校服。

          “呵,封鎖了一個月,估計人都已經不知道從哪個‘鼠洞’鉆出去了!彼p聲地自言自語地說著。

          “。。。少爺,我有個問題!辈伎藦呐P室走出,突然停下腳步

          “嗯?你有問題?”言印緊緊地盯著眼前這個他算不上喜愛,但是在所有機器人中的最不討厭的那個。

          他一字一句地說著。

          “好吧,你問吧!

          “你剛在是在擔心老爺么?”布克把衣服遞給它心中最為尊敬的少爺。

          “笑話。。。那種男人。。!毖杂∈忠唤,但是還是接過了校服,走向了衛生間。

          布克嘆了口氣,可惜的是下一秒這個可憐機器人就忘了。

          。。。。。。。。。。。。。

          快步走在白魔之甲的街道上,黑色外套胸口上圖標比肩上的稀有的雛鳥更加吸引目光——白色無頭的機械盔甲,中央最高級的赤晶和遍布盔甲的線路紋路組成了這個屬于中等軍校也屬于這座城市的圖標。

          路上的行人不算多,盡管隔著三四百米就能看見中等軍校高大且宏偉的建筑,但是一眼望去也看不見一個同為一個學校的學生。

          也是,還有五分種就報道了,怎么會有新生會在這無人不知的學?ㄖ鴷r間報道。

          看了下距離,不由地加快了步伐。

          五分鐘過后。

          “咚~”悠揚的古鐘聲從院校里傳出,在這一片區域回蕩,代表著現在時間是12:30,也代表著新生報道時間已經過去了。

          “誒,新生?膽子夠大!”保安從一邊走了出來,身上全套高昂價格的戰斗服和武器怎么看戰斗力也不會太低,他看著正巧半步走進校門的言印說著,右握著電棍一攔,從口袋里拿出了件小儀器,繼續說著:“新生敢這么卡時間,算了,說吧,姓名,出生地區,臨時編號!

          “言印,刑城,waa1mrwawa0831xy73!

          “言。。。印,刑城,wa。。。73,嗯,對了,你肩上的異獸給我裝個異獸環!

          “雛鳥,沒必要吧!毖杂“櫫税櫭碱^。

          所謂異獸環就如同身份證一般的東西。隨著時代正在發展,當機械帝國看到自由聯盟并知道少部分異獸可以馴化的時候,那么家養的寵物型異獸也在快速發展。

          在初期階段,每一個異獸都只能由能夠支付高額金錢的大戶人家進行豢養,為了更好的控制它們,人們研發出了類似于代表其身份的小型裝置,從而能知道它們的行為和意識適不適合進行馴化。

          二十多年的發展,接著到了現在這個階段,讓家養異獸越來越普遍,同時也造成了某些異獸被遺棄的情況,而流浪在街頭的異獸對人們的威脅仍舊存在,如此就只好派出捕獸隊抓捕它們,最終人道毀滅。

          當然這也引來了不少人的游行反抗,最終政府妥協,讓簡便化的異獸環發行,強制讓所有擁有異獸的人們帶著他們異獸去佩戴異獸環來進行登記,而一旦異獸環脫離獸體則會給主人發送消息,捕獸隊也會出動,幫助找回異獸。

          如果僅僅至此,言印還無需擔心什么,畢竟這從各種意義上來說是一種好事,但是事情當有了“利益”這樣東西引入過后,一切都將變得不同。

          異獸環會自動分析所屬異獸的種類,并且與主基地的資料庫進行核對,可是事實很明顯,現有認識異獸都是極小部分,仍有科學家指出,每天就有數千種新型的動物產生變異,重新在大自然中形成小型且半穩定結構的生物鏈,也會有數千至數百的生物滅絕,直到當這些生物鏈穩定下來,并且能量氣體穩定上下浮動不超過0.7%的情況,也就是“綠惡魔”的氣體并沒有太大干擾下,這些物種變異會逐漸穩定下來,直至平穩。

          至今80年過去了,除了危險區域以外,人類已知的活動范圍(已知的活動范圍僅僅指機械帝國所在的的大陸的上小半個大陸以及以自由聯盟為中心的兩倍自由聯盟的半徑的圓形區域)中已經有將近39%的區域趨近于平穩,由此有關人員推測出將近再過100多年這些區域可以完全趨于平穩,并且到時候可能并不僅僅是已知范圍達到了平穩,并且兩座大陸大部分的區域可能都可以達到平穩。

          當然這些是外話,總之就是,抓來的異獸絕大部分一定是不認識的。

          一旦無法對比,則異獸環會自動分析且上傳至資料庫,由于資料庫的異獸資料是向所有擁有異獸環的公眾開放的,那么許多商人就會瞄準了這個機會,他們會主動找到這不知名異獸的擁有者,試圖讓擁有者轉讓給他們,在進行地下黑市售賣,并且此期間,他們將會死纏爛打而又用著誓不罷休的姿態想要將異獸轉讓給他們,不論擁有者任何身份,哪怕是機械帝國最尊貴的查理特主席,只要能抓到獨處的機會,也要拿到異獸才至死方休。

          當然所有的情況僅限于主城,衛城不允許各種形式的異獸進入,除非用作實驗。

          “禽類異獸,給你這個,你給它戴上,畢竟,你才是它的主人!北0舱f道,皺著眉頭看了僅僅是剛在換毛的小家伙,顯然并不只是這個原因。

          言印從保安的手中接過一個小巧的黑色異獸環,輕輕地裝在小家伙的右腳上。

          “不會限制它生長吧?”看到異獸環正好契合,言印有點擔心這東西會隨著小家伙的生長會卡進它的肉里。

          “不會,這東西材質還是挺軟的,拉到最大的時候連你的脖子都能套住,不用擔心!北0舱f著。

          小家伙似乎有些不是很適應,抬起右腳,小爪子抓了幾下,接著試圖用喙將這煩人的玩意兒弄下來,幾番下來還是失敗了,言印看著它笑了笑,輕輕地撫摸著小家伙的頭,以示安慰。

          保安僅此,也往回走了幾步,準備繼續站崗,突然一拍腦袋,急忙轉身跑去攔住沒走兩步的言印。

          “想起來了,把你的學生卡放到我這刷一下,你來得太晚了,高年級的志愿者都已經走了,原本這事該是他們做的!

          被攔住的言印突然迷茫了一下。

          什么學生卡?布克有給我么?還是刑城的那張?不應該啊,布克要是拿到第一時間給我的?

          “嗯?怎么了?”那一瞬間迷茫的表情還是被保安看到了,他在頭盔下的表情一冷,盡管信息都是正確,哪怕照片都是一樣,但若是沒有學生卡他不應該把這個人放進來。

          就在言印迷茫而不知道該怎么回答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及時響起,讓兩人不由地循聲看去。

          “他的卡在我這!币晃粚⒔40歲的大叔模樣,一聲西裝,帶著墨綠色框的眼鏡,深藍色瞳孔似乎不帶感情,即使看著言印,眼神也異常冰冷。

          “納先生!毖杂∥⑽⒌土说皖^,表示尊敬。

          “嗯!奔{先生走進,遞給了保安言印的學生卡,然后繼續說著:“我還以為你一去,就不回來了,看樣子,讓你找到了那什么草!

          “怎么會?只是身處外環境時,發現能量氣體的治療效果勝過在衛城里就索性在外面找了個安全的地方住了兩個月!毖杂∫睬擅畹鼗卮鹆诉@個本就不懷好意的問題,而且這種例子不在少數,眼前的人無法反駁。

          “呵。那你真是幸運啊。拿上你的卡,跟我走吧,到了教室以后我也好交代了!奔{先生說著,似乎并沒有對這個答案有什么反應,就連言印肩上的異獸也不過問。

          十幾秒過后,保安從回來,并遞回了一張白色的學生卡,那東西并不是言印想象中那么輕,而納先生此時已經向前走了三四步了,言印嘆了口氣,小步跟上。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撈尸生涯〕〔全球災變:我的武〕〔灰燼領主〕〔靈境行者〕〔斗神狂飆〕〔我的師父什么都懂〕〔道詭異仙〕〔這游戲也太真實了〕〔白骨大圣〕〔蠱真人之行天下〕〔國民法醫〕〔光明壁壘〕〔左道狂神〕〔我有一身被動技〕〔鎮妖博物館
        sitemap
      国产无遮挡激烈床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