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无遮挡激烈床震视频

<legend id="zpgss"><optgroup id="zpgss"><video id="zpgss"></video></optgroup></legend>
<button id="zpgss"></button>
    1. 剛剛更新: 〔重生之全球首富〕〔一劍吞鴻〕〔虎夫〕〔神級插班生〕〔喪尸絕城〕〔仙王奶爸〕〔不滅武尊〕〔穿越1480之新世界〕〔灰燼領主〕〔世界首富之我是股〕〔渡劫之王〕〔星環使命〕〔溫柔的背叛〕〔在乃木坂找爹的日〕〔全能金屬職業者〕〔王者榮耀之最強路〕〔男人三十〕〔我締造了文娛盛世〕〔穿越者縱橫動漫世〕〔地球人實在太兇猛
      鳳凰書城      小說目錄      搜索
      潛龍之時 第五章 傾訴
          ..,最快更新!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y:none;visility:hidden;}

          一抹新月孤獨地掛在天際,而在住宅區的b107棟小型別墅的陽臺上,一位穿著背心短褲的少年撐著欄桿,靜靜地望著它,似乎去年也是這個時間。

          這里的設施的豪華比刑城好太多太多了,先不說四人一棟小型別墅,就連房屋內的設施也是要多齊備有多齊備。

          陽臺在兩樓,還有四間臥室和一間衛生間,臥室門前除了張野以外都是干干凈凈,唯獨張野門前還放置著打開到一半的行李。下了樓,一間寬敞的大廳,一整面墻壁都是特制的強化玻璃,外面是屬于他們的小型的花園,土黃色柔軟的沙發正對嵌在玻璃上的大型黑色顯示屏,兩臺跑步機拜訪在左邊,在過去一點就是廚房,右邊還有樓梯,那通往地下室,樓梯的旁還有間衛生間,里面可以舒舒服服地泡澡。

          地下室是一片戰斗場地,一般的對戰完全可以足夠了。

          言印嘆了口氣,看向了前方的人工湖,月影在微微蕩漾的湖面上散成了一片,隨著水波蕩漾過去,湖的對面是女生區,繞著湖邊走一圈就到了。

          “你想把自己的命葬送在你任性中嗎?”

          巴洛那句話一直在他耳邊環繞。

          “切。。!彪m然當時火氣很大地回答了,但是依舊有這個心結。

          不知為何,他心里還是有些沒底,說到底,自己終究不是全能。

          “是不是該參加個狙擊的訓練定定心?”他自言自語道。

          他又嘆了口氣,自信這種東西有時候會爆棚,而是有時候會莫名消失地干干凈凈。

          剛轉身準備回寢室了,但是忽然停下了腳步。

          “她來這里干什么?”言印轉身,直接翻過欄桿跳了下去,踩著草地往前,一個小跳跨過了灌木叢,走上了湖邊斜坡上的正道。

          路邊路燈白色的燈光照射在無人的道路上,讓路燈后的世界黑暗無比。

          他穿過了道路,從斜坡上的草皮滑了下去,來到了湖邊,那里有一個穿著褐色睡衣的女孩背對著他,望著湖畔。

          “嵐曼?你來這里干什么!”

          “瀾莎是死心塌地地跟著你了,雖然瀾莎跟著你那我也就只能跟著你了,但是有些事情我還得問問清楚!

          “什么?”言印

          “你到底是想干什么?有人為了錢,有人為了復仇,有人為了報恩,形形色色的人留在龍島到頭來就是為了完成他們的目的!

          “如果我說,我只不過是為了變得更強吶?”

          “身為同樣被‘黑龍血’洗禮過的人,你不覺得你的話特別沒有說服力么?”

          “。。。。。!

          嵐曼向著言印貼近走了幾步,仔細盯著言印的黑色的眼睛。

          “唉,坐下吧,一兩句是說不完的!

          他還是妥協了。

          兩人就地坐下,面對著那片美麗的人工湖,月光在湖中心漂流。

          “的確,我的目的的確是變強,但是我要復仇,要向那群額頭上有著血色印記的混蛋們復仇!

          “為什么!

          “知道言羽這個人么?”

          “知道,一位偉大的科學家,她的名字可不僅僅只有機械帝國的人清楚!

          “那知道幾年前的慘案嗎?”

          “慘案?什么?71?”

          “你不可能知道,因為機械帝國封鎖了消息,就連她的前夫也不知道!

          “這和你有什么關系?”

          “她是我的奶奶!

          “什么?”

          “那年夏天,我只有也還小,不過也能記事,我母親帶著我去了賽斯剛剛建筑完成的賽斯之翼,因為我的奶奶,她那時正擔任著中央的關于赤晶內能量流動等問題的顧問。我在那里待了半個月,那是我最后和家人一起最快樂的時光,而這段時光中依舊沒有那個男人的身影!毖杂⊥nD一下。

          嵐曼大致猜出了他所指的男人是誰,此刻她只是個聽眾。

          “也就僅僅持續了半個月,7月21日,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

          “從晚上七點以后,整個賽斯之翼處于斷電狀態,這是常例,幾乎每四五天就會發生一次,但是這一次從七點持續到了八點半依舊沒有再度恢復電量,奶奶正在和我講著她經歷的有趣故事,可這么長的時間依舊沒有恢復電源,使她的一些原本計劃的模擬實驗也似乎完美地泡湯。在八點三刻左右,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東西,緊張了起來,一把把正在洗澡的母親拉了出來,讓她立刻穿上衣服準備行李帶我回家,自己卻急匆匆地將門反鎖,說‘電力一來你們就走!’,而母親卻不慢不急,她擦著烏黑靚麗的頭發,黑色的眼睛閃了一下,那分明就是變紅了一絲,說著‘媽,他們的目的是我,孩子留在你這,我跟他們走就好了!蓖蝗谎杂∷约亨托σ宦。

          “我的好奇心讓我注意到了所有東西,可那種氣氛我卻一點也感覺不到,只顧著因為沒辦法在奶奶家玩了,就傷心地哭了起來。奶奶抱起我,一邊和藹地笑著安慰我,又對母親罵了一句‘你傻啊,那些混賬又不是不知道你是誰,不許和他們走!你怎么樣我是不在乎,萬一我那傻兒子跟著你一起跳火坑了,我找誰去?’母親沒有說什么,就是對著我笑了笑,然后三個人就這么坐在黑暗中又等了半個小時,期間奶奶把所有的備用電源全部切斷,然后在九點一刻的時候才完全恢復,而一直守護在電源旁邊的母親在接通電力的一瞬間直接將被電流彈上去的總電源再次關閉,但是燈還是閃了一下!

          “然后將近5cm厚的合金門直接被轟開,一群穿著紅色斗篷的人從門外沖了出來,將我和奶奶一起控制在了地上,接著所有人去抓我的母親,我不知道我母親干什么了,只是將手掌觸摸到了他們,接著那些人就化了血水爆裂開,血水濺了我一臉,我害怕地哭了起來,其中一個人掀下了兜帽,頭上血色印記讓我第一眼就陷入了恐懼,他裂開滿是尖牙的嘴巴對我笑了笑,然后看了看正在戰斗的母親,對著旁邊的人做了個連我都看得懂的打針的手勢,緊接著,我和我的奶奶在無用的瘋狂掙扎中就各自被注射了一管青色液體,馬上我就暈了過去!

          他深吸了口氣,他閉上了眼睛,可能是為了不讓眼淚流出來,也可能不讓情緒更加代入。

          “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了,我被一個陌生穿著白色工作服的男人推醒了,旁邊站著十幾個穿戴整齊的士兵,那時我心里很空,我試圖爬起來,才發現我身下我的。。。。。。奶奶。。。只剩下一層皮和熟悉的衣服,我怕極了,眼淚從眼角慢慢流了出來,我看向了周圍,哪來。。。房子。。。只有滿地的紅色斗篷,還有一大片血水,我母親半跪在。。。我的身邊,已經。。。。。!

          又猛吸了幾口氣,他將他的頭埋進了他的蜷縮的身子里,半晌說不出話,與其說是抽泣,不如說是憤怒的顫抖。

          他沒有向外人怎么完整說過這段故事,哪怕是巴洛,因為里面牽扯了太多東西。

          他以為他的心已經變冷了,至少不會在回憶往事這件事上有著太大的情緒波動,但是此刻他才發現這種情況根本沒有,因為他所做的努力都是為了往事。

          嵐曼看著這個龍島地位顯然的第七將,可現在。。。她默默地看著,心里對著這個少年改變了些看法。

          “然后我被送進了醫院,在發現我并沒有受傷以后,由于賽斯之翼也沒任何親人,我暫時被送進了托管所,在那里,我待了十天!一天又一天等待著那個男人出現!可惜,他沒有。他沒有!我想了很多,真的很多,我在被窩里痛哭過不知道多少次,可惜沒有一個人在我身邊,所以我認識到了一點,人真的,真的,真的要靠自己。呵,十天過了,根據法律,我被一個機器人拉扯出了那間房間,從那刻起,它變成我所以情緒爆發的集中點,接著,我被一個機器人教訓了,是的,我被一個機器人教訓了!被扯著帶到了通往家的飛行梭里!

          “我討厭機器人,真的好討厭。!

          嵐曼輕輕拍打著言印的背部,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來之前只是因為言印今天對瀾莎的態度問題,想讓這個可能會在一長段時間共事的上司能夠注意下他的態度,而現在,她安慰起了十幾年來除了瀾莎的第一個人。

          但是毫無疑問的是,她已經扮演好了她的位置。

          “期間我一直在試圖用各種方法找出那伙人的身份,但是我失敗了,這是必然的。直到去年7月份,我從某個貼吧內注意到了吧主所謂的‘紅衣人’,我聯系上了他,很巧,他也在刑城,于是我們兩個約定在咖啡館里碰頭,用我能支付得起的財力換得更為詳細的信息。我承認,我們聊得很開心,當然,這是在某種迷藥發揮之前的事情。隨后我被拉上了龍島!

          “我不想提‘化龍’期間的任何事情,它讓我改變了許多,但是更加讓我惡心,也讓我又失去了一位摯友!闭Z氣咬牙切齒,包含屈辱。

          “當我從‘黑龍血’醒來的時候,我被幾個人完全不認識的人圍觀著,那幾個人似乎驚訝為首的人的決定。于是,我又莫名其妙地成為了第七將,隨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那個‘化龍’教官殺了。當天,我被拉去‘龍皇’單獨交談,下午就被送回了刑城,并被指示了任務!

          “菲妮,她是瀾莎的姐姐,她在一次任務中背上了我的黑鍋,她在信中提及她的妹妹,并讓我再回龍島之后照顧她,原本我并不想答應,但是那個原本不該被我查看的龍島機密資料附屬在請求的下方,而且她。。!

          “她也是我第二個認識龍島出來的,最后直到死了我才后悔在生前對他們的冒犯行為!

          “我點了進去,第一條消息就沒讓我后悔!

          “算了,請原諒我的失態,說得也已經夠多了,明天我可能會在中午和小隊中其余三人去食堂吃飯,我找個話題談談小隊的事情,總之無論我在不在,你們找機會加入我們的小隊!毖杂≈棺≡掝},站了起來,伸出右手,給嵐曼一個起身助力。

          “嗯,瀾莎她可能有些麻煩!睄孤q豫了一下,但是把手搭了上去。

          “什么?”言印有些奇怪。

          “不是大事,也不好解釋,到時候你看見了就知道了,我會帶著瀾莎試試的!睄孤玖似饋。

          “嗯。還有,據我了解,這里教的東西,不會差的,認真學吧,寒假我們要出去一次!

          “出去?干什么?”

          “自由聯盟,那里將會是不錯的線索交匯點!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撈尸生涯〕〔全球災變:我的武〕〔灰燼領主〕〔靈境行者〕〔斗神狂飆〕〔我的師父什么都懂〕〔道詭異仙〕〔這游戲也太真實了〕〔白骨大圣〕〔蠱真人之行天下〕〔國民法醫〕〔光明壁壘〕〔左道狂神〕〔我有一身被動技〕〔鎮妖博物館
        sitemap
      国产无遮挡激烈床震视频